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王春林:新时期文学的报春燕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12:16:04

  在每一个文学史转折的关键性时期,总是会有一些标志性的作家应运而生。以“伤痕文学”思潮的代表性作家而引人注目的小说家刘心武,就是这样的一位作家。中国当代文学史一般被划分为“十七年”、“文革”以及新时期这样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刘心武的短篇小说《班主任》,正如一只报春的燕子一样,是标志着新时期文学开端的一篇文学作品。《班主任》发表于《人民文学》1977年第11期,当时正处于“文革”刚刚结束之际。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历史转折时期,《班主任》率先以文学的方式大胆揭露“文革”给广大青少年的精神世界所造成的巨大伤害,对于思想解放运动的进一步深入发展,确实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价值。今天看来,《班主任》的重要性,一方面在于作家在坏孩子宋宝琦这一形象之外,敏锐地发现并成功塑造了谢惠敏这样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精神深处深受“文革”思维戕害的好孩子形象,另一方面,则更在于通过对张俊石这样一位具有强烈启蒙意识的班主任形象的塑造,强有力地呼应了新时期之初重新确立知识分子主体性地位的思想文化思潮。

  刘心武,1942年出生于四川成都,长期生活于北京,曾经担任过很长时间的中学教师工作。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度出任过《人民文学》杂志的主编。

  “文革”结束后,刘心武的小说创作可以划分为以下的几个阶段。与《班主任》差不多同时,刘心武还创作了短篇小说《爱情的位置》、《醒来吧,弟弟》等,这些作品可谓是问题小说的一个阶段。此后,刘心武又陆续创作有短篇小说《我爱每一片绿叶》与中篇小说《如意》等。这些作品突出地表现出了刘心武的人道主义立场,可谓是人道主义小说的一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的后期,刘心武对“纪实小说”的形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曾经在社会上形成很大影响的“纪实小说”《5·19长镜头》、《王府井万花筒》、《公共汽车咏叹调》。作家在“纪实小说”这个阶段的小说创作,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被看作是其强烈的问题意识与人道主义精神相结合之后,将目光投注到社会普通市民生活状态之上的产物。之后的刘心武,在把自己的创作方向转到长篇小说,开始了又一次转型。这一次,刘心武把他的创作焦点调整到了对于具有特定风情、习俗、世态的北京市民社会生活图景的描写与表现上,被批评界普遍地称为“京味都市文化小说”。这一方面的代表性作品主要有长篇小说《钟鼓楼》、《四牌楼》、《风过耳》等。其中,《钟鼓楼》曾经荣获第二届茅盾文学奖,可以被看做是刘心武小说创作最高成就的体现。

  《钟鼓楼》叙述的是1982年12月12日早晨5时至下午5时这12个小时之间,北京钟鼓楼一带一座四合院里发生的故事。薛大娘一大早就起来收拾东西,等待同和居的何师傅前来操办酒席,因为她的二儿子薛纪跃今天要结婚。而薛大爷却像平常一样到什刹海后海边去遛弯儿打拳了。大儿媳孟昭英迟迟未到,薛大娘心里很着急。同院的小伙子荀磊帮她在院门两边贴上大红喜字。荀磊的爹是退休工人,现在以修鞋为业。荀磊从小家教严,读书认真,外语成绩好,中学毕业后出人意料地被外事部门招去,送到国外培训。今年夏天回国后在一个重要部门当翻译。这时,年轻人路喜纯正骑着自行车到薛大娘家来。路喜纯就是替师傅来薛家操办婚宴的。住四合院外院三间南房的是京剧演员澹台智珠。“文革”中她受迫害被弄到纽扣厂当了包装工,和普通车工李铠结了婚。薛大娘看她夫妻和美,儿女双全,图吉利请她陪大儿媳去迎亲。但剧团里唱小生的濮阳荪和两个伴奏的却突然来告急:拉京胡的老赵和打板鼓的老佟被另一位更有名的女演员给拉走了。李铠因为讨厌满身女人气、和自己老婆同台演出的濮阳荪,愤而出走,澹台智珠便去四处寻找。这样,陪同孟昭英去迎亲的,也就只好换成了住在薛家对面的詹丽颖。詹丽颖20世纪50年代大学毕业,心地善良,为人热情,但却说话嗓门高,不知轻重,又特别任性……

  就这样,刘心武以特别沉稳的叙述语调,将一个北京四合院内寻常百姓平常的一天之内发生的故事有条不紊地展示在了广大读者的面前,通过不同人物的不同心态与不同言行,表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北京市民的社会生活面貌。小说中颇为纷繁的人物与情节,给读者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有人评价说,《钟鼓楼》是一部《清明上河图》式的优秀作品。